• “中国膜·新骄傲”—海归博士实现中国梦 2019-08-24
  • 江西建工集团主要领导职务调整 2019-08-24
  • 勤劳不能致富,原因首先是生产力水平低下,因此,很多农民选择进城打工,有的人一个月的打工收入相当于在农村干一年的收入。 2019-08-19
  • 特朗普所谓交易的艺术,实质上是勒索的艺术。 2019-08-19
  • “龙舟水”今起送清凉 安徽局地降雨量或达150毫米 2019-08-15
  • 【新华微视评】你有一份童年回忆待领取 2019-08-12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8-12
  • 中国经济充当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的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股市都走牛的情况下,为何熊途漫漫?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背后是我们资本市场的投融 2019-07-11
  • 湖北政务微信排行榜第187期出炉 交警类公号表现亮眼 2019-07-06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3
  • 鹰潭高新区思想解放添发展动力 2019-07-03
  • 江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 2019-06-30
  • 平陆县纪委监委 对新遴选人员进行岗前“充电” 2019-06-30
  •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民族团结一家亲 我和亲戚同劳动 2019-06-20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6-20
  •     杨牧之轻轻拨开两片花纯,露出了迷人的景色,红玛瑙似的小红豆早已充份勃起,看上去凸涨饱满,红通通的花径若隐若现,诱人极了,杨牧之张口含住她的红豆,吸吮着,又用舌尖轻挑着,轻拨着,轻舔着,弄得叶彤彤的淫水似海边的浪,一波又一波,一个冰清玉洁,稚嫩娇羞的清纯处女哪堪杨牧之这样多管齐下的撩拨挑逗?秀美娇翘的小瑶鼻的喘息声越来越变得急促起来,柔美鲜红的小嘴终于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电麻般的刺激而娇哼出声。

        杨牧之附在她香肩处,闻着她那如兰似麝和处女体香,听着她那越来越火热淫荡的娇喘呻吟,还看着她那因欲火烧得通红的娇靥上含羞脉脉的如星丽眸,心里知道这青春靓丽,娇羞清纯千娇百媚的绝色小美人已经欲火焚身了,他抬起头来,抱住叶彤彤的细腰,轻轻的问:“小宝贝,舒服吗?”

        “哥,太美了?!币锻私凶?,娇躯快速扭动着,香臀更是拚命向上挺:“好哥哥,别再捉弄妹妹,妹妹好难受?!?br />
        “你怎么难受呀,我怎么捉弄你了?”杨牧之故意逗她。

        “坏哥哥,坏老公,明知道妹妹怎么难受,还要问?!币锻吆炝肆?,媚目含情,娇喘吁吁地说。

        “那你要哥哥怎么办呢?”杨牧之还是不放过她。

        “我要哥哥的……大宝贝……”叶彤彤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靥,用她那特有的甜得腻人而又带着诱惑地语声道。

        看着在怀里的叶彤彤,感觉到她火热的身体,以及她不时的扭动她的臀部对他硬硬的庞然大物的刺激,杨牧之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重重的吻在她的香唇上,叶彤彤主动地献上滑腻的香舌让他品尝,杨牧之自然不会放过,含在嘴里就是一阵猛烈的吸吮啃咬,叶彤彤被他弄得心痒难耐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气喘急促,杨牧之不失时机的将舌头反侵入她香气袭人湿热的小嘴中,恍如游鱼似的在??谥兴拇疃?。

        杨牧之舌头在忙着,手也没闲着,他左手握住叶彤彤饱满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玉乳揉按着,右手则在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最后他这右手也落在了叶彤彤另一可爱迷人的玉乳上,手指一张夹住早已硬梆梆的鲜红蓓蕾时轻时重玩弄不已,叶彤彤本就是欲火高烧,现经杨牧之又一挑逗,她感觉浑身酥痒横生,浑身血脉贲张,热血,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一口含住杨牧之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杨牧之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杨牧之被她吸吮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欲火高涨,庞然大物愈加充血胀硬,他一只手更为用力地揉按着她的嫩乳,随着他的动作,他那灼热硬实的庞然大物在叶彤彤润滑修长的大腿里侧撞来撞去,叶彤彤被这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庞然大物撞得欲火攻心,意乱神迷感到浑身更为骚痒,尤其是下身那桃源洞府中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异痒不已且无比的空虚,她曲线玲珑光洁如玉的娇躯在床上如蛇似的难耐的蠕动,一只珠圆玉润的秀腿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她娇靥红霞弥漫,娇艳迷人,春意流动,樱桃小嘴更为饥渴贪婪的吸吮着杨牧之的舌头,吞食着津液以解口渴,玉雕般的瑶鼻急促地翕张,并娇声哼吟,毛绒绒的芳草萋萋鹦鹉洲也因爱液的涓涓渗出而变得湿润了。

        叶彤彤轻轻的移动着娇巧的臀部,将爱液泛滥的花朵儿向杨牧之火热的庞然大物上凑去,杨牧之的双手由叶彤彤的玉乳向下,划过腰部及臀部那完美的曲线,来到叶彤彤的大腿外侧,用力将叶彤彤向上抬起,将她那没有任何门户屏障的嫩肉凑到他的火热之物上,杨牧之完全可以感受到叶彤彤那紧凑的花朵儿所传来的湿热热的气息,以及她那花朵儿口微微闭合的就象婴儿小嘴似的在吻着龙头,杨牧之就要进入叶彤彤那从未有人进入过的,那个少女最宝贵的地方了。

        杨牧之用一只手从叶彤彤的身后托住叶彤彤的身体,用手腕托在叶彤彤两腿间,叶彤彤已经有些等不及似的呻吟着向杨牧之求欢:“哥哥……快占有我……妹妹要做你的女人……”

        “不要急,哥哥马上就来?!彼底叛钅林冉锻崆岬姆畔乱坏?,就在叶彤彤受不了身体内部的空虚与瘙痒时,杨牧之来个长痛不如短痛,一鼓作气,冲杀而进。

        微微收缩的门户被庞然大物撑开,薄薄的阻挡在杨牧之的龙头面前一下崩溃,庞然大物轻易的穿透了叶彤彤娇嫩的身体,来到她感觉的最深处,庞然大物一下子就穿透了叶彤彤的从未有人探索的花径,进入一个广阔的空间,当叶彤彤那滑腻温暖紧凑的花壁紧紧包裹住庞然大物时,杨牧之舒服得差点叫出声来。

        而叶彤彤在被杨牧之刺穿的瞬间,发出了一声大叫:“啊……哥哥……好痛啊……”她原本绯红色的肌肤变得苍白,额头更是有冷汗沁出,与此同时,一抹处子的血证从她那被庞然大物撑开的花径中顺着他的庞然大物流下。

        “宝贝,对不起,哥哥弄痛你了?!毖钅林行┬耐吹目醋乓锻园椎牧撑?,吻着她的眼睛和娇靥,同时双手也不停的在她的胸前游走,希望能减轻她的痛苦。

        “哥哥……我不要紧的……我知道开始总会有些痛的……”叶彤彤张开了她那略显无神的双眼,欢喜满足兴奋的感情从她的眼中传给杨牧之。

        杨牧之轻轻含住叶彤彤的嘴唇,双手揉着她胸前的蓓蕾,慢慢的,杨牧之感觉到叶彤彤的花朵儿似乎松弛了一点,杨牧之试着抽动了几下,叶彤彤好像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痛苦,花朵儿内的爱液也似乎多了一些。

        “哥哥……你尽管来吧……我已经不要紧了……”叶彤彤看出了杨牧之小心翼翼的举动,忍不住羞涩地低声说道,杨牧之微微一笑,知道她已经基本适应了破瓜的不适,于是双手抓住她的双腿,轻轻的动起来,让她体会着鱼水交欢的乐趣。

        叶彤彤显示出已经逐渐适应杨牧之的尺寸,开始慢慢享受起鱼水交欢的快感,不断的起伏迎接着杨牧之的冲击,并大声的宣泄着心中的快乐,叶彤彤仍然有些生涩的迎合动作让杨牧之的欲火更炽,再听到她娇媚的叫床声,庞然大物更粗硬了,情欲慢慢的支配了杨牧之的行动,让杨牧之一次又一次的加快了冲击的速度和冲击的力量。

        杨牧之在叶彤彤的酥胸上揉捏、抚摸、亲吻、吮吸着,屁股猛烈的颠动着,强烈的快感不断地从下体传来,杨牧之更加猛烈的冲击着叶彤彤柔嫩的胴体,撞击声、呻吟声,喘气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首美妙的交欢销魂曲。

        叶彤彤娇颊变红美目半睁半闭,咬着下唇小嘴轻轻吐出嘤咛,苗条又肉感的娇躯随着杨牧之的动作而激情的扭动,杨牧之吻向她雪白的粉颈,噬咬她的耳垂,舔弄她的锁骨,叶彤彤娇滴滴地呻吟着,随着杨牧之慢慢增快抽插的速度,叶彤彤娇吟越来越激烈,杨牧之闻着叶彤彤雪白胴体的淡雅体香,她香汗淋漓,婉转娇啼,俏脸更添艳色,杨牧之继续抽插她紧窄的花径,左手抓着她纤细的足踝把她腻滑柔嫩的大腿架上肩,叶彤彤两片红嫩的花唇紧紧含着庞然大物,白嫩大腿不停颤抖,杨牧之紧贴叶彤彤肉感弹手的娇躯微微蠕动,叶彤彤圆白的屁股开始加大迎合的幅度,肉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渐渐响亮,叶彤彤再也无法忍受快感的冲击,大叫一声,瘫软在杨牧之的怀里,紧缩的花朵儿剧烈的收缩着挤咬着庞然大物,大量的液汁从花朵儿深处猛烈地冲向杨牧之的龙头,一阵酸麻的感觉从杨牧之的腰下开始,蔓延到叶彤彤的全身,在冲全身各处汇流到庞然大物上,最后和着倾盆大雨,一起喷洒在叶彤彤的子宫深处。

        “啊……好烫……哥哥……你射得好多……”叶彤彤被杨牧之的雨露激射再次推向了快乐的颠峰,有些失魂落魄地尖叫着,然后便无力地趴在杨牧之的胸口,呼哧呼哧地直喘气。

        杨牧之爱怜的为她擦去额头的汗水,低头亲吻了她一下,柔声问道:“还痛不痛?”云雨之后,叶彤彤俏脸上红晕还没有散去,显的更加娇媚,更加的迷人。

        “只有一点点痛,我知道哥哥是很温柔的?!币锻鹛鸬拿男ψ?,勉力地抬起螓首吻了杨牧之一下道:“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哥哥,你累不累?”

        “我不累?!毖钅林恍Γ骸凹幢闶窃倮鄣娜丝吹侥阏庥栈竺娜说慕壳?,也会立刻变得生龙活虎,勃勃生机啊?!?br />
        “哥哥,你好坏,又来笑话人家?!币锻薇冉棵牡卮妨搜钅林蝗?,然后搂着杨牧之的脖子腻声道。

        “怎么是取笑呢,哥哥是实话实说,我的小宝贝本来就是这么诱人?!毖钅林ё乓锻木呱俑痉缭系娜崛斫壳?,一边怜爱抚摸着她滑腻的雪白玉肌,一边微笑着道。

        “那你比较喜欢妈妈,还是比较喜欢我???”叶彤彤芳心甜甜的,娇羞地狡黠一笑道。

        “女儿青涩可爱,妈妈成熟美艳,你让老公如何取舍呢,所以你们两个我都一样喜欢?!毖钅林兆乓锻中厣夏且欢园啄鄣娜馔?,含笑道。

        “坏哥哥,妈妈又不在,也不讨好人家几句,人家又不会告诉妈妈?!币锻辆ЬУ那雾琢搜垩钅林?,无可奈何而又是甜蜜地娇声道。

        杨牧之对着她含情脉脉却又透着水雾的美目闻了一口道:“行啊,哥哥现在就在讨好你一次吧,省得你乱吃飞醋?!彼底?,健壮的身体翻身压在叶彤彤的身上,作势又要来场激战。

        叶彤彤玉体一颤,就要张开求饶,可与此同时,“叮咚”的门铃声响起了,杨牧之连忙对着她“嘘”了一声,叶彤彤紧张的道:“哥哥,怎么办,会是谁???”

        杨牧之安抚她道:“估计是服务员,不怕,没有人理会自然会离开的?!?br />
        不过这次杨牧之却猜错了,门外人偏偏像有急事一般,死死的按着门铃,杨牧之从叶彤彤身上爬起身,轻声的道:“我去看看,你呆在这,别出声?!币锻郧傻牡懔说阃?,掀起被子盖在她欢爱后红扑扑的娇躯上。

        杨牧之一丝不挂的就走了出去,来到猫眼前一望,愕了一下,露出个又色又邪的笑意,他把身子移到门后,然后把房门大开,探出脑袋,道:“有什么事进来再说吧?!?br />
        门外之人是叶彤彤的妈妈江淑娴,原来沐浴后,躺在床上想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母女共侍一夫的想法,所以为了女儿着想的她又忍不住过来找杨牧之,想尽可能说服他,可惜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刚刚度过了从女孩变成女人的美好阶段,也不知道自己是送羊入虎口。

        江淑娴眼神流露出惊讶和娇羞之色,颤声道:“你怎么没穿衣服?”说着,从杨牧之身上闻到男女欢爱后浓烈的淫靡气息,她不由得脸色紧张地压低声音急道:“谁,谁在里面?”话一完,就慌张地想去开门。

        杨牧之矫健的把令她为之急促的裸体往门上一靠,紧接着双手搂上了江淑娴透露着沐浴乳清香和成熟女人体香的娇躯,笑眯眯的道:“没人在里面,就我一个?!?br />
        江淑娴闻言紧张之色也降了不少,挣扎着神情微微羞涩地道:“你把我放开,我有话要跟你说?!?br />
        “有什么话等我再满足完你一次再说吧?!毖钅林稚弦挥镁?,让江淑娴成熟香艳的娇躯紧贴着火热的身体,然后大嘴开始亲吻起她雪白的玉颈,被杨牧之开发的熟透了的娇躯让江淑娴不自觉的颤抖着,小嘴也开始呻吟着,“嗯……不要……我有说话要说……”

        杨牧之搂住江淑娴的腰,俯下头去深深地吻住了江淑娴那湿软温热的双唇,江淑娴闭上了眼睛微微的“唔”了一声,不久之后,被杨牧之再次挑起情欲火焰的身体又轻柔的回应起来,慢慢的江淑娴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鼓起的胸脯一起一伏,杨牧之双手又搂紧了一些江淑娴的腰,然后不是很用力的但很坚定把江淑娴推到了墙边,整个人贴住了江淑娴的躯体,把江淑娴极富弹性的身子顶压在了墙上,感受着江淑娴软软的有弹性的胸脯一起一伏,杨牧之只觉得下体一阵发紧的难受,忍不住用双腿把江淑娴的腿往两边分开,让下腹和双腿挤进江淑娴的两腿间,把江淑娴的双腿叉开,然后紧紧地贴着江淑娴柔软的躯体。

        江淑娴被吻着的嘴里开始发出了含糊的声音,身躯也左右扭动着,开始用她成熟的身体磨蹭着杨牧之,杨牧之把江淑娴白色上衣下摆拉起来,露出了她柔滑的小腹,在那轻轻地婆娑抚摸着,江淑娴的呼吸开越来越急促,并开始夹着几声轻轻的呻吟,身躯也开始上下挪动,这时,她已经忘了来此的根本目的了,杨牧之一面吻着江淑娴的嘴,一面解开了江淑娴的腰上的纽扣,两手伸进江淑娴衣内抓住了江淑娴内裤和外裤的裤腰,轻轻伸手进去抚摸着江淑娴的髋骨。

        抚摸一阵之后,杨牧之突然一下蹲下去,把江淑娴的小内裤和外裤一起拉了下来,因为太突然,江淑娴“啊”了一声,一下夹紧了被褪下了裤子完全裸露出来的双腿,两手下意识的护住了双腿中间的毛茸茸的私处。

        杨牧之没给江淑娴再有动作和反应的时间,猛站起来又拉住江淑娴本已掀起的上衣下摆,带着江淑娴掩盖住着两腿间隐秘处的双手,猛的向江淑娴头上拉去,江淑娴的上衣顿时被向上拉到了头部,杨牧之没有再继续再拉,而是用一只手把江淑娴裹在衣服里的两只手高高举起,按在了她头顶上方的墙上,江淑娴起伏着的胸脯马上被提得高高地挺起,杨牧之用另一只手解开江淑娴的黑色高级蕾丝胸罩,露出了江淑娴那两个光滑柔软的玉乳,只见江淑娴两只玉乳上的深色红梅已经亭亭玉立地挺立在那里,现在除了江淑娴的头部眼睛和举起的手臂被衣服包着以外,在杨牧之眼前的是一个一丝不挂的丰满胴体,杨牧之亲吻着江淑娴露在衣服外的嘴唇,把身体靠了上去,让两个身体没有任何阻隔地贴在了一起。

        杨牧之用身体下面已经涨涨的庞然大物贴着在江淑娴那丰满的小腹上揉移着,江淑娴一阵阵地急促喘息着,然后丰满的臀部开始前后扭动,用她柔滑的小腹来挤擦着杨牧之身前涨大的庞然大物,杨牧之一只手依然抓着江淑娴的两个手腕把它们举在头顶,让江淑娴的人好象被提在空中一样,身体紧紧贴着江淑娴,顺着江淑娴臀部的动作一起挪动,另一只手沿着江淑娴背部的曲线从江淑娴的小蛮腰上慢慢向下抚摸着,一直摸到了江淑娴丰腴的臀瓣,手掌满满地握住了江淑娴雪臀上那丰满的肉轻轻地上下扯动起来,这样扯动会把江淑娴分开站着两腿间的肌肤也牵动起来,江淑娴被吻着的嘴里马上发出了一声近乎颤抖的声音,脚尖开始掂起来,把臀部向前向前一下一下地抬着,杨牧之的手向前移到江淑娴腰侧,然后顺着腹股沟向江淑娴两腿间一下子滑入,发现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大腿根部都被沾湿了一大片,杨牧之用整个手掌心贴住江淑娴那里温软湿润的两瓣嫩肉,然后这样用手提住江淑娴的两腿中间。

        江淑娴被堵着的嘴里又是几声长长的呻吟,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被高高举起按在墙上的手也开始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束缚,杨牧之用下面的那只手的手指拨开了江淑娴两腿间那两瓣柔软湿润的嫩肉,挪动身体把涨粗的庞然大物抵住了江淑娴已经湿湿的花径,淫笑着问道:“淫妇,想要吗?”

        江淑娴近乎呻吟的说:“好……想……”没等江淑娴把话说完,杨牧之已经将下体向上重重一顶,插向江淑娴的两腿中间,把鼓大涨粗的坚硬庞然大物猛一下插进了江淑娴温热湿润的花径里,两腿中间突然被猛地插进了一条烫热坚硬的庞然大物,顿时江淑娴一下子被插得扭动着头急促的“啊……”的喊叫了一声。

        杨牧之不等江淑娴有反应的时间,把庞然大物抽出一些,又再猛地一下全部插进了江淑娴两腿间的深处,直到庞然大物的根部紧紧抵在江淑娴那两瓣被庞然大物撑开着的花唇上。

        “啊……”江淑娴被这一下插得的嘴里失声长长地颤抖着叫了起来,然后杨牧之开始在下面用粗硬的庞然大物一次次向上插进江淑娴温热湿润的腿间花径,随着下面两腿间一次次被庞然大物冲撞插入,江淑娴被冲击得背脊紧贴在墙上,整个身体一下一下从两腿中间被顶起,自下往上耸动着,一双修长美丽的大腿也不自觉的盘上了杨牧之的胸腰,胸前两只柔软的玉乳也随之一上一下的跳动,随着庞然大物在江淑娴两腿间阴户里抽动的节奏,江淑娴被杨牧之吻着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声颤抖着含糊不清的呻吟声,杨牧之的庞然大物被江淑娴的花道紧紧包裹着,江淑娴那里温热湿软又很紧,这感觉让杨牧之越来越快的将庞然大物在江淑娴的两腿间一下一下地深深插入和拔出,同时把蒙着江淑娴头的衣服拉掉,放开了江淑娴的手,杨牧之看着江淑娴如丝的眼睛微启的红唇,伸出一只手去握住了江淑娴胸口一只在上下跳动的玉乳,只觉得一手满满的温软,那涨满手掌的乳肉似乎被握得要从指缝里挤出来一般,顿时心中一荡,于是搓揉起这柔软又有弹性的玉乳来,另一只手在江淑娴后面抓住了江淑娴丰腴的臀拉动着,把江淑娴两腿间嫩嫩的肌肤牵扯得动起来,前后摩擦着杨牧之在江淑娴腿间抽插的庞然大物。

        江淑娴成熟的胴体悬空,光滑藕臂紧紧的搂住杨牧之的脖子,淫乱地叫着,“啊……美死了……老公……你怎么……这么厉害……你要我……怎么办……啊……”

        “怎么办……你安心享受……就是了……理那么多干嘛……母女共侍一夫……有什么不好的……”杨牧之用力全根而入而出,激情的用身体来征服眼前被他调教的像荡妇一样公安局局长江淑娴。

        “哦……亲亲……太爽了……我不知道……好老公……你……怎么就……这么神勇……”江淑娴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声,江淑娴的双腿紧紧地盘在了杨牧之的腰间,她的口中呻吟不断,在她的大脑中已经没有空间去想别的东西,她的全身都被下体传来的种种快感所充斥着,她只感到杨牧之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双峰揉搓着,下身冲插的速度也越来的越快,他的双腿不住猛烈的打在自己的臀上,这“啪啪”声在屋子里格外的响亮。

        相信里屋的叶彤彤不会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杨牧之奸笑一声,让江淑娴双手搂紧他脖子,然后抱着她的粉嫩的大屁股,挺起庞然大物一下一下猛干着,淫水一缕缕的溢出来,缓缓的落地,江淑娴闭上眼,享受着异样欢爱的美好,杨牧之一边插着,一边向卧室走去。

        江淑娴整个人不断的上下扭动,主动的用下身的花道套弄着杨牧之直挺的庞然大物,而杨牧之当然也不会示弱,一阵凶猛的抽插,使得江淑娴的秀发在空中不断的飞舞,她的额头之上点点的香汗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来,在那激烈的不规则的喘息声中夹杂着更加得猛烈的呻吟。

        叶彤彤初闻外间的说话声时,就知道来者是何人,听着妈妈那一道道如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一浪接一浪的飘然而至,本于食髓知味的她又忍不住遐思万千,随着浪声淫语的慢慢接近,叶彤彤紧张的把被子盖在头上,不敢面对江淑娴,虽然她嘴里说不怕,但心里那份与生俱来就是母女辈分的关系,还是令她产生了些慌乱。

        杨牧之抱着江淑娴来到床前,把她娇喘吁吁的胴体往床上一压,然后展开新一轮的猛烈攻击,江淑娴成熟的胴体在杨牧之跨下淫荡的扭动,抛弃矜持地淫浪哼叫着,“啊……好爽用力干我……干我……哦……干我……”

        蓦然,江淑娴发现身旁被褥轻颤了起来,她娇艳如火的俏脸马上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啊……你不是说……没人吗……这里边是谁……”说着,伸出柔荑用力的推着压在身上驰骋的杨牧之,柔而无力的玉手,又岂能推开杨牧之结实强壮的身体,杨牧之将庞然大物向前一顶插进她温热湿润的花道里,让龙头重重撞击上花芯,“不骗你不行……”

        江淑娴被插得的嘴里失声长长地颤抖着叫起来,“啊……你快放开我……”

        “都这样,你还害怕什么,难道我现在放开你,就可以当事情从未发生过了?!毖钅林耸萦秩飧惺愕慕壳?,江淑娴抬头眼里满含幽怨的看着杨牧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无法退缩了,“她……她是谁?”

        “小宝贝,你也别躲着了,你妈妈又不是外人?!毖钅林牧伺南月蹲乓锻饲叩牡?,江淑娴惊呆了,然后亲眼所见女儿的螓首从被褥中露了出来,更不知说什么做什么才好了,只是将头紧埋在杨牧之的怀里,尽管杨牧之还是在她身上爱抚着,但她已经没有丝毫的激情。

        “妈……”叶彤彤又羞又怕地露出小脑袋,娇羞无限的说道,母女两人终究还是躺在了同一个男人的床上,江淑娴心乱如麻,女儿躺在杨牧之的床上,她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张嘴欲言,却又无从说起,谁让她这个当妈的比女儿更堕落呢?

        “淑娴老婆,别想那么多,只要活的快心就好了,人生在世几十年,你那么在意干什么?”见到江淑娴酸甜苦辣的模样冒上俏脸,杨牧之笑着劝道。

        “妈,哥哥说的没错,你又何必在意呢,我知道爸爸去世之后你一直不开心,现在你和牧之哥哥在一起来,何必去在乎呢,我知道你跟牧之哥哥在一起是很开心的?!被故且锻饨邮芄缪盏慕角嗄甑谝桓隹谒祷?。

        既然女儿都不在意了,我一大把年纪的女人了,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其实心里非常的矛盾,她不希望那种乱伦的场面出现,可是她又舍不得杨牧之,现在听了杨牧之和女儿的一番言论,情欲的冲动,使江淑娴不再理会什么禁忌道德了。

        见江淑娴芳容微动,杨牧之心中得意一笑,道:“淑娴老婆,你觉得怎么样?”

        “彤彤,妈妈……”想到刚才自己那种淫荡的样子,江淑娴欲言又止的道。

        杨牧之微微一笑,道:“这里没有妈妈女儿,只有姐妹称呼,这样吧,彤彤,以后你叫你妈妈叫姐姐吧?!毖钅林醯谜庋梢约跎偎悄概┑慕啃?。

        叶彤彤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先叫了声,“姐……”江淑娴没有回答,却低吟了一声,有把一对母女搞到一张床上,杨牧之是十分的兴奋和高兴,“好了,今天就让我给你们姐妹两人快活?!彼底?,杨牧之又展开了新一轮的床上运动,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将叶彤彤的玉手引到了江淑娴的身上。

        叶彤彤开始不太愿意,只是在杨牧之的引导下,也只好像杨牧之抚摸自己那般去爱抚自己的母亲了,叶彤彤生疏的技巧却能刺激的江淑娴忍不住呻吟起来,这主要还是她特别的身份和杨牧之特别的存在引起的剧烈的兴奋感,刚才没有得到满足的情欲,再次冲动起来,扭动着身子去迎合女儿的抚爱。

        杨牧之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加快了对江淑娴的进攻,不多时,便使得她淫液横流,忍受不了体内的空虚,嘴里叫道:“老公……快给我……我要……”于是杨牧之开始迅速的抽送起来,她白嫩的长腿也随着他的插入抽出而曲起放下,雪白娇软的胴体在杨牧之身下蠕动,银牙轻咬,秀美螓首向后扬起,杏眼中闪烁着醉人的欲焰,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胴体的扭动而飘荡,腻白肌肤渗出细密的香汗。

        杨牧之疯狂的抽插把紧窄娇小异常的花道塞得满满的,顶到敏感至极的柔嫩宫颈,江淑娴不由得忘了身份、忘了道德、忘了伦理,发出哀婉悠扬的娇啼:“啊……顶到头了……啊……好深……好爽……啊……”深受刺激的叶彤彤情不自禁的把头压在江淑娴高耸酥胸上,嗅着醉人的乳香,含住娇软雪白的乳肉吸吮,舌尖轮流拨弄粉红娇嫩的蓓蕾,手握住柔软坚挺的豪乳揉搓起来,刺激的情欲贯穿了江淑娴的全身,最后忍不住用柔弱无力的玉手轻轻按着叶彤彤的螓首,把她一张小脸深深压在曾经哺乳过她的丰乳上,叶彤彤也忘情的打着转舔拭,轻咬慢捏……

        销魂蚀骨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花道膣壁内的嫩肉收缩紧夹,杨牧之左手搂住江淑娴俏美浑圆的白嫩雪臀,右手紧拉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狠狠的向火热花道深处猛插,龙头顶住娇嫩的花芯揉磨,片刻,在多从刺激之下的江淑娴修长的大腿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在杨牧之腰后,柔软的玉臂也痉挛般紧抱住杨牧之的肩,玉葱般的纤指用力捏着杨牧之的胳膊,粉颊羞涩地埋进杨牧之胸前,满足而娇酥的叹息。

        在江淑娴来了一次高潮之后,叶彤彤便也缠上了杨牧之,腻声叫道:“好哥哥,我也要……”

        杨牧之促狭一笑,意味深长地道:“你问一下你姐姐吧,她是否肯让你?!?br />
        叶彤彤娇媚的横了杨牧之一眼,拉着江淑娴的手,恳求道:“姐姐,让妹妹也来一次吧?!?br />
        江淑娴羞窘白了杨牧之千娇百媚的一眼,嗔道:“死家伙,你没听到我妹妹的话吗?”在三人面前,她很自觉的把自己当成了姐姐。

        “好哥哥,我也要像姐姐刚才那样?!币锻哟采献鹕?,伏在杨牧之的身上,媚眼如丝道,叶彤彤的恢复能力,杨牧之不得不佩服,他可以想象这小妮子如果再来一次,明天起床肯定成问题,可杨牧之又不忍她遭受欲火的煎熬。

        “宝贝儿别急,哥哥不会让你失望的?!毖钅林从盟痔崞鹆艘锻牧教醮笸缺г谏聿?,端着叶彤彤将叶彤彤的身体悬在空中,让叶彤彤两腿间的花道正对着杨牧之身前昂起的庞然大物,在叶彤彤下身抽动的庞然大物猛地向上用力插进叶彤彤的腿间,用庞然大物把叶彤彤的人全部顶离了地面,开始加快了庞然大物对叶彤彤的冲击,把庞然大物一次次重重的直插进叶彤彤腿间的花径内,直抵叶彤彤花道尽头。

        叶彤彤两腿间包含着庞然大物的那两瓣软肉,一面承受着热热的庞然大物在腿间插进拔出的上下摩擦,一面被杨牧之从后面扯动臀部牵引着前后拉动,和湿漉漉花道上口的小花蕾一起擦着从叶彤彤身前插入的庞然大物,叶彤彤下身流出的水开始越来越多,叉开张着的两腿根部,被庞然大物抽动时从花道里带出来的汁水打湿了一片,使庞然大物抽动的时候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

        随着庞然大物叶彤彤在体内越来越剧烈的抽动,叶彤彤的两条腿突然猛的交缠在杨牧之身后盘住杨牧之,大腿紧紧箍着杨牧之的腰,用脚跟用力的将杨牧之向自己身体勾去。

        叶彤彤嘴唇张开大声喘息着,嘴里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快的发出了呻吟,不一会,突然叶彤彤双手紧紧地搂住杨牧之,颤抖着喊了一声:“啊……要不行了……要来了……啊……啊……”然后盘在杨牧之腰间的两条大腿肌肉一阵阵激烈地颤抖起来,叶彤彤的整个人同时随着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下面那两腿间两瓣湿热的花唇和柔软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痉挛,夹挤着庞然大物,叶彤彤的花道剧烈地抽搐了几次后,绷紧向后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瘫软下来,然后趴在了杨牧之肩上。

        过了一阵,叶彤彤夹骑在杨牧之身上那绷紧着的腿,也慢慢开始变得软绵绵的,然后双手搂紧杨牧之脖子,把身躯紧紧地贴着杨牧之,看着杨牧之的那双弯弯眼睛里似乎柔得要流出水来,轻轻的在杨牧之耳边说到:“哥哥……谢谢你……”

        杨牧之抱着叶彤彤把她放在床上,再替她盖上被褥,然后亲了她额头一下,柔声道:“宝贝,够累了吧,安心的睡一觉吧?!?br />
        一直羞赧的看着杨牧之和自己女儿淫荡表演的江淑娴见女儿累成这样,禁不住狠狠的瞪了眼罪魁祸首的杨牧之,“老婆,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彼底?,就把娇柔的躺在床上的江淑娴抱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杨牧之就把软着身体的她抱进浴缸里,房间的浴缸大得足以容纳两个人,他也爬进去来个鸳鸯戏水,尚未回复体力的江淑娴坐在前面倒在他怀中,背后嗅着江淑娴秀发的幽香,不安分的在她双乳上搓揉,而江淑娴则闭着双眼享受他的爱抚,杨牧之一手抚摸她的肉乎乎的豪乳,另一手摸她浸在热水中的大腿上,温存了一会,他们改而面对面交叉而坐,杨牧之将江淑娴全身都抹上沐浴乳,然后轻揉摩擦起来,把泡沫涂抹在光洁的腹部和圆滑的臀部,她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一丝红霞映在秀白美艳的脸颊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嗯……啊……”当杨牧之的手指头滑入她的桃源洞府时,她娇躯一颤,敏感的娇躯又起了波澜,慢慢的又火热起来,杨牧之的手指仔细的在她的里面轻擦慢抠着,花径里的玉液忍不住的溢流出来,液汁是那样黏滑柔腻。

        江淑娴美目微瞅着杨牧之,露出荡媚而迷离的微笑,同时她一只娇巧纤细白玉雕就般的纤美玉手也缓缓贴在了杨牧之的身体上,顺着他胸肌的线条慢慢地往下滑去,最后江淑娴的纤纤玉手轻轻圈在杨牧之的庞然大物上套动了起来,在江淑娴的上下套弄中,庞然大物也慢慢得硬挺了,变得粗壮而挺拔。

        杨牧之享受着江淑娴那纤手温柔的摩挲,望着江淑娴,只见她媚眼如丝,晕红满颊,媚眼迷茫,浑身酥软乏力的样子,杨牧之邪恶的心一起,淫笑一声道:“好老婆,转过身去?!?br />
        江淑娴睁开了迷蒙的双眸白了杨牧之一眼,媚声道:“不要嘛,人家真的没气力在应付你了?!?br />
        杨牧之嘿嘿一阵邪笑,道:“乖,最后一次了,谁让你把我给惹火了?!彼底?,抱着江淑娴柔弱无骨的身子。

        江淑娴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的转身俯趴在浴缸的边缘,高高撅起肥臀,浑圆肥美的臀瓣和丰满鼓涨的阴阜完全呈现在杨牧之眼前,黝黑浓密的芳草沿着花谷一直延伸到了菊蕾,杨牧之跪在她的后面,手抚在她那浑圆丰润的美臀上,将那通红涨大的庞然大物紧紧的顶在江淑娴那莹泽迷人的花径里上下摩擦了着,江淑娴前后扭动着身体,娇软如绵的身躯因为刺激而一阵阵的颤动。

        “老婆,为了表示我对你们姐妹二人的一视同仁,我决定也要了你的处女之地?!毖钅林驹诮珂档纳砗笸凶叛┌追拭赖脑餐?。

        “你……你什么意思……”江淑娴娇躯一软,要不是杨牧之托着她,可能又倒在浴缸中了,她声音颤抖着地道。

        “几个小时之前你不是要献上你的后庭给我的吗,怎么那么快就忘了?!彼底?,杨牧之沾满了花蜜和沐浴乳的左手中指按住了江淑娴的菊蕾。

        “啊……不要啊……好过分啊……你……啊……”杨牧之一用力,指尖就突破了括约肌的防守,慢慢的挤入了江淑娴的小菊蕾,向里深入,向外抽,如此反复了几次,确定她的后庭适应了,就改成缓缓的旋转。

        “哎呀……嗯……”江淑娴原本就皱着的双眉拧得更紧了,由于有比较充分的润滑,除了身体好像被塞住了一样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疼痛,紧胀感从菊蕾向全身扩散,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奇特,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

        “我来了……”确定江淑娴已经适应过来了,杨牧之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嘴角边隐隐现出一丝邪笑,抚摸揉捏着她肥美的大屁股。

        “老公……轻点啊……我怕疼……”江淑娴娇躯紧张了起来,嘴里害羞的呢喃,芳心却兴奋了,她不禁在想,难道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杨牧之扶着庞然大物对准江淑娴浅褐的菊蕾,龙头一寸寸地撑开精致的皱褶挤入。

        “啊……不要啊……饶了我……唔唔……疼……啊……你的太粗了……”破肛的疼痛感,马上让她把心事抛在了一边,江淑娴向前爬着试图脱离而出。

        “乖,忍一忍,马上就不疼了?!毖钅林郝慕尤淮笪锵蚪粽木绽僦型?,江淑娴吐出一口长气,龙头终于完全插入,被菊蕾包裹得严严实实,肠壁内有节奏的轻轻抽搐让杨牧之差点忍不住爆发了。

        杨牧之手分开浑圆的雪白的臀瓣,慢慢开始抽送,艰涩阻滞比破处有过之而无不及,等渐渐适应菊蕾的紧箍杨牧之才加速抽送起来,江淑娴无力地趴伏在浴缸上,高高昂起白嫩的圆臀,柔若无骨地承受着庞然大物在娇嫩的菊蕾里插进拔出,杨牧之抱着江淑娴柔滑的蛮腰顶弄着。

        “轻一点……别那么快……我会……受不了……啊……讨厌……”江淑娴肥臀左右摇摆,想要摆脱庞然大物猛烈的抽插,杨牧之无法控制勃发的激情,将她丰满撩人的胴体向后一拉,手托住她腻滑的大腿,龙头插到菊蕾最深处,插得菊蕾涨到最大限度。

        江淑娴发出无意识的吟叫,火热的菊蕾紧勒着庞然大物,庞然大物紧密磨擦着肉壁,杨牧之低头看着庞然大物在她浑圆白嫩的屁股中间娇小细嫩的菊蕾内进出着,江淑娴大声呻吟着,“啊……快裂了啦……啊啊……好痛……”听着淫糜的声音杨牧之兴奋的用右手在她白晰的臀肉上抽打,白嫩的屁股出现红色的掌印,听着这淫糜的声音,杨牧之更加兴奋了。

        “啊……啊……”江淑娴把头埋在肘间痛苦的哼着,呼吸断断续续,大颗的香汗从胴体上流下。

        杨牧之的庞然大物在她紧窄滚热的菊蕾内反复抽送,疼痛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异样快意涌上来,江淑娴嘴里痛苦的呻吟逐渐变成快乐的哼叫,杨牧之见她渐入佳境便拍着肥嫩的圆臀加快抽插的速度,江淑娴微闭着媚目张开红润的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着一丝兴奋,眉头拧成了一团,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杨牧之的动作加快,终于到了爆发的最高点,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腰,龙头深深的插入菊蕾尽头喷射出滚烫的岩浆,江淑娴的屁股也猛的绷紧,紧蹙秀眉随之一展,丰腴的肉体软软地滑下,杨牧之满足的抚摸着她嫩滑而又满是红艳手印的香臀,江淑娴脸颊上红晕一片,紧紧咬着下唇,坐在杨牧之的怀中搂着他的肩膀,杨牧之抱着她弹性十足的肥臀,浴室也恢复了平静。

        江淑娴轻抚着杨牧之那壮实的身体,幽幽说道:“牧之……你以后可不要忘记了我们母女两个……”

        “你们姐妹对我的好,我怎么会忘记呢?”杨牧之的手在江淑娴的肥嫩喧软的美臀上揉捏着,轻吻着她的满头秀发戏谑着道。

        当晚,江淑娴跟叶彤彤母亲是在酒店过夜的,由于后庭受伤颇重,所以晚饭都是叫服务员送上来的,叶彤彤得知母亲把自己的最后一块处女地给了杨牧之,高兴之余,少不了调侃戏弄了几句。
  • “中国膜·新骄傲”—海归博士实现中国梦 2019-08-24
  • 江西建工集团主要领导职务调整 2019-08-24
  • 勤劳不能致富,原因首先是生产力水平低下,因此,很多农民选择进城打工,有的人一个月的打工收入相当于在农村干一年的收入。 2019-08-19
  • 特朗普所谓交易的艺术,实质上是勒索的艺术。 2019-08-19
  • “龙舟水”今起送清凉 安徽局地降雨量或达150毫米 2019-08-15
  • 【新华微视评】你有一份童年回忆待领取 2019-08-12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08-12
  • 中国经济充当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的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股市都走牛的情况下,为何熊途漫漫?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背后是我们资本市场的投融 2019-07-11
  • 湖北政务微信排行榜第187期出炉 交警类公号表现亮眼 2019-07-06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3
  • 鹰潭高新区思想解放添发展动力 2019-07-03
  • 江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 2019-06-30
  • 平陆县纪委监委 对新遴选人员进行岗前“充电” 2019-06-30
  •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民族团结一家亲 我和亲戚同劳动 2019-06-20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6月15日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6-20
  • 下载聚划算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百度 最新时时新闻 vr赛车设备 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平台 时时彩后二80注万能码 内蒙古时时奖金对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黑龙江11选五软件 北京时时彩彩开奖 新时时11选5技巧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骗局 秒速飞艇是统一的吗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财神捕鱼网址下载